主页 > Y生活网 >【好野人在乌布】再见 >

【好野人在乌布】再见

2020-06-12
阅读指数:956
【好野人在乌布】再见【好野人在乌布】再见【好野人在乌布】再见【好野人在乌布】再见【好野人在乌布】再见【好野人在乌布】再见【好野人在乌布】再见【好野人在乌布】再见【好野人在乌布】再见【好野人在乌布】再见【好野人在乌布】再见

在越南游走,没有带足美元现金还真是件非常麻烦的事儿。一般上,只有在大型商店才提供信用卡支付账单服务(通常得额外支付3%手续费),而使用国外提款卡在当地银行提领现金,一次只能提领约100美元(每次提领都得支付约美金8元的银行手续费),ATM的手续费让我付得心淌血,血已流成河……好消息是:听说我们下一站柬埔寨的银行比较有人性,一次可以提领1000美元(手续费同样一次约为8美元),因此我们决定:在越南期间先勒紧腰带过日子,等到了柬埔寨金边,咱再口袋子儿叮叮响”吧!

我不吃好朋友的宠物……

我们从胡志明市搭长途旅巴前往柬埔寨金边, 在越南关卡前,车长让我们带着随身小包下车过海关,人还没下车,就已看见车门外有好几十个手上拿着美元的“钱币兑换商个体户”围在车门外等我们──这可是离开越南前,把身上所有剩余的越南币“解决一下”的最后机会。我把咱家身上最后的现金通通捏在手上,挑了个壮实的大妈开始谈“交换条件(不要不要,我不要柬埔寨币,我只要美元!你手上的美元不够?那我找别人换好了……)”最后以“你赚一点、我亏不多”成交,我把到手的29美元交给好野爸,“吶,这是我们身上仅有的现金,在找到下一个提款机前,是吃饭还是喝粥;是乘车还是走路,你自己看着办好了!

我是在“越南行”多次搭长途巴士的时候,赫然发现哥俩有一项父母都欠缺的本事——跟陌生人聊很久的天。把出门旅行时唯一需要负责的任务“变出点儿钱来”完成后,我把注意力转向坐在前两排的哥俩,只听他们与隔壁座三名来自美国的姐儿聊得正欢, 聊的话题通常从你叫什幺名字?会讲几种语言?喜欢哪个足球队?你喜欢什幺开始,这会儿,他们正进入与食物有关的主题,只听其中一个大姐姐问:“你们有打算吃香脆大蜘蛛(Fried Crispy Tarantulas)吗?听说炸得又酥又脆,口感很像鸡肉……”

好野弟抢答道:“我的同学菲利普很爱蜘蛛,我不吃好朋友的宠物。”

好野哥答:“我爸说不但要吃蜘蛛,还要吃红蚂蚁……我们每次点食物,我妈都要提醒我‘先叫一些,不够再点’ ……”

吃不完的可以给我!

“先叫一些,不够再点”是我们家餐桌上的“我爱地球”环保策略,在餐桌上向地球示爱的方法还很多,我最喜欢遇到的是“被分享”。在越南行26天的78餐中,我们就曾经一次被隔壁桌的两位背包客Offer(他们应该是有接收到我一直投过去的意念:吃不完的可以给我!吃不完的可以给我!吃不完的可以给我!)“我们吃饱了。这些剩下的食物,都没碰过,很乾净,你们愿意帮忙吃吗?”

当然愿意啊!(赶快接过来摆桌上再装进肚子)

其他的77餐,每当看到隔壁桌人客留下的,没碰过、很乾净、非常吸引人的食物,就忍不住提议:“不吃就是倒掉,那多可惜呀!不然把它们移驾到咱桌上,咱来享用吧。”哥俩是很愿意吃的,但不好意思动手;我脸皮是很厚的,但被已经进化到文明人的好野爸严厉喝止。

“环保不是强调‘Reduce、Reuse、Recycle’吗?为什幺不让我把隔壁桌的食物移驾过来向地球示爱?”我就是带着这疑问,踏进下一站柬埔寨金边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