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一生活 >医生没来‧护士离开‧害死龙凤胎 >

医生没来‧护士离开‧害死龙凤胎

2020-06-19
阅读指数:400
医生没来‧护士离开‧害死龙凤胎(槟城)一名怀有龙凤胎的华裔妇女申诉,她在槟城中央医院时早产,护士把她推进产房后把她一人留在产房里,完全不顾她和胎儿的死活,任她独自一人在产房里担惊受怕,结果她在耗尽气力独自诞下龙凤胎后,两个胎儿已经夭折。身心饱受煎熬的沈咪咪(34岁)哭诉,她在中央医院的整个生产过程,宛如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对她来说,走进中央医院,仿彿就是恶梦的开始。她回忆说,在怀孕4个多月时,一天晚上突然感觉肚子不舒服,于是便到一间私人医院就诊。医生说她的子宫开了,由于胎儿未足月,因此医生便替她缝针,之后吩咐她需平躺在床上,不得随意走动。2小时抽4支血她在私人医院住了一週后,因担心医药费太昂贵,因此决定转至槟城中央医院,而私人医院的医生也帮她写好推荐信及安排入院程序。当天下午5时左右,咪咪在母亲黄秀菁(55岁)陪同下抵达中央医院,由于不晓得应到哪个部门求诊,她们便直接到急诊部询问及呈上推荐信。但是,咪咪说,急诊部的护士把信推来推去,耗了不少时间才安排她进入产妇病房。她指出,当时她下体仍然来红,非常不舒服。结果,一进病房护士便直接向她抽血,抽了两支血后,她就开始出现抽搐情况,并向护士申诉头晕,之后便昏了过去。“我醒来之后,护士说不够血还要再抽,结果又再抽了两支。前后2小时内,护士已替我抽了4支血;护士的态度也很差。”沈咪咪今日(週三,7月7日)在母亲及浮罗池滑州议员郭庭恺陪同下,在后者的服务中心召开记者会,痛诉中央医院医护人员恶劣的服务与沟通的态度,让她在入院后受尽折磨。医生指胎儿活不了即离开沈咪咪于6月9日入院,之后胎儿情况也平稳下来,但是6月19日她又来红,一名妇产专科医生来巡房时,直指她的睡姿不正确,并指示她把双脚抬高放。她过后申诉肚子痛,一名实习医生告诉她说,一名资深医生表示她可能是尿道感染,叫她去验尿,但是最后也没有通知她检验结果。6月20日凌晨2时许,咪咪的羊水爆破,护士找来医生,结果两名医生先后来检查,动作很粗鲁,当时她下体疼痛不已,但医生没有立即把她推入产房。“当时护士检查胎儿时还有心跳,医生检查过后就丢下我出去了。离开之前,医生也告诉我说,即使孩子出世,也是活不了的。”独自在产房护士称让她自己生母亲黄秀菁说,女儿生产当天的凌晨3时许,因独自留在产房而感到恐惧,于是致电向她求救。黄秀菁心痛的流泪说,女儿向她哭诉肚子很痛、很辛苦,她一人留在产房里,没有护士和医生,她因痛叫喊也不见护士进来,让女儿非常害怕。“我挂断电话后,在家一直睡不着,凌晨4点多就叫醒丈夫,一起赶到医院看女儿。我多次向保安员求情,他向产房护士询问后,才让我们进去。”“我进去的时候,看见她一人睡在那里,一直喊‘妈咪妈咪我很痛,我的腰很痛!’我甚幺都不会做,只能求观音菩萨保祐她。”黄秀菁过后到产房外质问护士为何没有医生来看女儿,护士说“是这样的啦!让她自己生啰!”她生气的表示,女儿在生产时,产房外至少有十多位护士聚在一起聊天,完全不顾女儿的死活。她在求助无门,只能在产房外枯等,直至早上7时许,才有医生与护士开始来上班,她才离去。诞下婴儿喊护士才来剪脐带沈咪咪哭诉,她在产房时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并且在没有护士及医生协助的情况下,自己使尽全身力气,在凌晨5时50分生下第一个婴儿,6时26分再诞下第二个婴儿,两次生完都要她高喊后,护士才进来剪断婴儿的脐带,之后就把婴儿放在一旁,不闻不问。“我生了第一胎后,马上喊护士进来。一名护士进来后剪了婴儿脐带就把婴儿放在一边,然后就出去了。等到第二胎出世时,没有人帮我接生,我过后又再叫护士进来处理。”之后,护士要把她推出产房,但是她说头很晕,医生进来后看见她脸色苍白,也只是说她下体仅裂开一点,过后硬将棉花塞进她的下体。但是,她下体仍流血不止,让她痛不欲生。“护士根本没有告诉我说,我的孩子生下时是否还活着?因当我看到他们时,他们已经没了(生命)。当时,我连哭也不会,因为我已经没有力哭了……”她说到伤心处,眼泪也不停的流。她说,现在每到晚上,她就会想起整个生产过程的痛楚,还有那一对已夭折的龙凤胎。龙凤胎是她的第二及第3的孩子;她的长子今年8岁,当年也是在中央医院出世。其丈夫在外国工作无法即时回国陪她生产。指须切子宫不满医生说法不一沈咪咪不满的投诉,她在生产后,一名负责为她做检查的妇产科医生态度不友善,也没有如实稟告她健康情况。这名女医生一方面告诉她下体只是微裂,但另一方面却又告诉其母亲她的下体像豆腐一样在摇晃,可能连子宫也要一起切除。黄秀菁不满的说,她听见医生的话后非常焦虑,想到30多岁的女儿就要切去子宫,内心慌恐不安。黄秀菁过后致电谘询之前就医的私人医院,并决定让女儿在6月21日出院。但是中央医院却表示,必须得到大医生的批准才能出院。“但是我们已经对中央医院失去信心,所以坚持要出院。结果,私人医院的医生检查咪咪的身体后说女儿的整体情况还好,只是不够血。”咪咪质疑,医生为何对两人说不一样的话?让人觉得可怕。身分证号码有误输血险出错中央医院的医护人员办事不慎,沈咪咪登记入院的身份证号码出错,护士在帮她输血时,也差点出错。郭庭恺指出,他从咪咪口中得知,护士在帮她输血时,插了针管后,就一边唸出咪咪的身份证号码,一边準备输血,结果咪咪发现身份证号码出错,护士马上紧急拔出针管。但是,他说,医院发出的收据上,仍没有更正身份证号码出错的问题,收据上写着的依旧是错误的号码。《》致电槟城医院探询时,医院的工作人员表示,这间医院的总监休假,所以没有人可以对记者的询问作出回应。吁医院实行问责制针对政府医院经常出现医疗失误的事故,郭庭恺吁请卫生部立即进行改革问责制,以改善医疗环境。他说,在大马并没有出现医生出差错就必须负责的制度,因此卫生部应该进行改革,因为每个错误不单只是一个数据,它也是一个家庭永远的痛。以沈咪咪的个案看来,她在生产时居然没有医护人员在旁接生,这是无法令人接受的。虽然医护人员对生产已习以为常,但是却也不能因此而忽略,因为一些家庭一生中可能只有一名孩子。要求解释没回音“我之前曾接获多宗发生在政府医院的医疗失误投诉,但因当事人不愿上报,因此我只能代为致函卫生部及中央医院,要求关注与解释,不过很多时候投诉信都没有回音。”他说,医护人员在技术上可能没有问题,但在生产过程中,包括沟通时使用的语言及服务态度,往往令人很不舒服。医生应该在医疗过程中,给予正确的资讯,而不是把问题严重化。他将会协助沈咪咪致函中央医院及卫生部,要求院方解释为何其胎儿的羊胎水当时会破、为何生产时无人照料等种种疑点。2008至2010年民众投诉政府医院疏忽案例◆2010年6月华裔电器技工投诉,妻子入院剖腹产下女儿后,因心脏衰弱及胃溃疡等问题被迫留院3週,住院期间,妻子病情反复无常,最后因血液受细菌感染,使到心脏无法正常操作而身亡,他怀疑医生延迟医治及没有仔细检查,导致妻子因併发症抢救无效死亡。◆2010年5月一名患有高血压的76岁老妇跌断大腿骨进入私人医院準备动手术,疑因医生在吊点滴时用错药,而在睡梦中去世。◆2009年6月彭亨一名男婴家属投诉,于出世的男婴小翔杰因出现黄疸病迹象,出世4天后被送到劳勿医院就医,结果,男婴在吊点滴时疑因医生疏忽而出现右手遭细菌感染的迹象,导致8个月后右手仍无法像常人般活动,往后很可能出现左右手长短不一的情况。◆2008年11月一名6岁孩童的父亲投诉,遭摩多火花塞发出火花灼伤脸部及胸部的男孩在留医时,疑因两间政府医院疏忽及错误注射药物,导致右手指上节全部脱落,左脚脚板弯曲而行动不便,皮肤呈黑色,并透过律师起诉加央端姑法霞医院、亚罗士打中央医院及大马政府,索偿100万令吉。◆2008年10月蕉赖一名6岁华裔女童的父母投诉,发烧感冒的女儿而到一家私人医院求诊,服用抗生素药水、退烧葯及咳嗽药丸后,依然高烧未退,而且全身发红。重回医院就诊后,医生所开的新药物却导致女儿全身发痒起红疹,最终被皮肤专科医生证实红疹是因抗生素过敏及暴露在阳光下所致,被送院疗养。◆2008年5月吉隆坡一名母亲控诉,9岁儿子跌倒,两根小骨头断裂和后脑勺血流不止,送到安邦政府医院治疗时,紧急部的护们为儿子止血及照X光后,却只开出两排药,并表示医院内无医生,叫他们两週后才来动手术。◆2008年1月昔加末一名母亲投诉,疑医护人员接生时疏忽,导致女婴脑部缺氧而受损而变成植物人,多个器官逐渐退化,出世50多天依然不曾哭过。‧2010.07.07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