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馆 >为何西方科技业老闆越来越有意愿僱用人文科系毕业生? >

为何西方科技业老闆越来越有意愿僱用人文科系毕业生?

2020-06-15
阅读指数:582

为何西方科技业老闆越来越有意愿僱用人文科系毕业生?

人文教育的主要目标,是允许学生追求自己的爱好,并培养他们挖掘爱好的能力。这项使命的重点任务,就是鼓励学生接触新领域的学问和其他文化、信念体系、调查论证的方法。理想境界是,多多接触人文学科可以锻鍊学生的心智,强迫他们思考各种立场与想法,进而使他们对某些观点及偏见提出挑战,同学之间为此辩论到三更半夜变成家常便饭。学校欢迎学生逕自按照志趣来选择主修,这一点甚至比清楚了解自己未来要从事何种职业更为重要。学生入学时本来打算主修经济或英国文学,但选修了一门都市社会学之后,发现自己对都市规划有强烈兴趣,或许便决定要走都市研究路线,以城市规划或治理为职志。这名学生也许有朝一日会学以致用,与技术专家合作,开发出有效率的都市运输系统,将无人驾驶车辆导入其中,或是从人口统计分析来思考如何为房地产订出更合理的价格。

唯有广泛接触各种知识和思考方法,深入研究周遭环境的本质,懂得如何解决问题,才有机会去发掘自己最有兴趣的东西、将来要投身于何种工作,这便是人文教育的治学核心。人文教育传授给学生的是学会学习和热爱学习,而不是教学生学习怎幺工作。这是一场思想上的冒险,也是在培养学生基本的智识技能,让他们做好準备,继续在接下来的人生当中追求别的志趣,无论他们在新方向上是否受过相关的正式训练都能游刃有余。这些基本的技能包括了批判思考、阅读理解、逻辑分析、论证、清晰且有力的沟通能力,也都是在为学生做好进入职场的準备。

乔治亚.纽珍在2015年一篇为独立院校理事会所撰写的文章中提到,「总是不断有各行各业的新鲜人(从企业领导岗位到犯罪防治、从外交到牙科、从医疗到媒体)热切地提到他们探索艺术、人类学、哲学、历史、世界宗教、文学、语言这些学问时所得到的种种益处,无论他们大学的主修科目为何或从事何种职业。事实上,这些毕业生往往将自身成就归功于大学时期得以接触到各种思考模式。」这些成就自然也包括了科技类产品和服务的创新。2015年《富比士》杂誌6月号刊登了乔治亚.纽珍所写的文章,他在文中提到Slack创办人坦言哲学教了他不少东西。「我学会如何用文字清晰明确地表达,也学会怎幺跟着论据走到底,这在开会时很有用。我又从科学史认识到人是怎幺对某件事信以为真,比方说以前大家都坚信这个老旧概念:空气中有乙太之类的东西在传播重力,直到被证实不是真的为止。」他回忆说。

人文教育对这些基本技能的养成,正是这幺多雇主不顾某些科技巨擘悲观的警告,仍执意要僱用人文科系毕业生的原因。2013年《人文教育》杂誌(Liberal Education)刊出的一份调查研究指出,七成四接受调查的雇主回答人文教育是「当今全球化经济下奠定成功基础的最佳途径」,而这些雇主当中有不少是科技业的老闆。LinkedIn握有价值连城的资料,对于何种背景的人受僱于何种职业了如指掌,该企业在2015年进行一项研究,结果发现「人文领域的毕业生比技术类科系的毕业生更快进入科技业职场。踏入科技产业的文科毕业生日益增多,2010到2013年之间,其成长率比电脑科学与工程学系主修生高出10%。」

敏捷的思考力对公司的重要性不亚于技术专业,这也是当今公司用来在创新之路上保持领先的要素。本书会一再提出例证,探讨毕业于人文领域的「文科人」究竟如何大胆一跃,跳入完全未知的领域中,将各种领域的线索串连起来,去感知连专家也忽略的问题,并且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去掌握他们所需要的任何知识,以利推动他们的创新构想。这并不是说只有人文教育才能锻鍊敏捷度,许多技术领域出身的人也非常有创意。这里的重点在于,人文教育会积极鼓励学子培养这些能力,其重要性跟理工科不相上下。

近几年来,硅谷有不少首屈一指的公司僱用了很多没有技术背景或对技术知识所知甚少的员工,这些员工也多半没有在科技公司待过的经历,而公司却在设计、销售、品牌建立、顾客关係管理及产品开发行销上借重他们的专业。从当前最新的现况可以看到,文科生在许多最具创意又成功的商业新点子上扮演关键性角色,同时也是推动核心产品开发不可或缺的人物。其中有人把他们从经济学、社会学、语言学或心理学这类主修科系学到的特殊调查分析技巧应用在工作上,也有人从事不曾为此受过特殊训练的职业,凯特琳.葛利森就是一个例子。文科人协助消弭各种专业的隔阂,以巧妙的方式运用技术途径来解决各种问题,并建立必要的跨职能团队,开拓大有可为的创新版图。他们正在将自身对如何考量人性因素,以及如何充分发挥新科技的力量以改善人类生活的重大见地,与世界分享。

文科与理科这两种专业的交汇之处,诞生了今日最令人雀跃又最具影响力的创新之举,以更强大的途径来解决教育、健康医疗、零售业、製造业、治安及国际安全等诸多领域中的重大问题,这种创新就是重量级投资人彼得.泰尔在他2014年的着作《从0到1》(Zero to One)所说的「独一无二」的创新。正如马克.祖克柏于2016年8月与Y Combinator总裁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访谈时所强调的:「我一直认为大家应该从想为这个世界解决的问题着手,而不是先决定要不要开公司……致力于改善社会的公司,就是最棒的公司。」这些创新者提升了我们培养下一代学习热忱的方式;他们利用人类心理学的知识和说服力,让预防医学有重大进展;他们协助政府更公开透明、更民主,并且促使人际沟通更有效率、品质更高。创新者探究「大数据」这股洪流的潜力,巧妙地运用自然语言处理和机器学习这类的尖端科技。这种转型式创新的时代,才正要开始而已呢!

相关阅读: